万里骑车闯天险 国旗飘扬尼泊尔

  漯河市一54岁汉子,骑自行车从经喜马拉雅山,到达尼泊尔国;又沿新藏线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翻越天山冰川到达乌鲁木齐;历时68天行程万里

  今年54岁的秦甲超,网名“心平如镜”,是漯河市农业银行的一名退休职工,因骑自行车历时68天行程上万里,而成了漯河“红人”。昨日记者探访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骑行经历。

  “退休之后,我就迷上了这种交通工具。”昨日秦甲超告诉记者,“自从成为自行车爱好者后,有过几次长途骑行的经历。”秦甲超说,2008年年底,他和骑友历时15天,行程1100多公里,从湛江市开始对海南岛进行环岛骑行,完成了他的第一次长途骑行。2009年7月2日,他又与郑州和宁波的骑友一行8人,从四川成都出发,历时26天,行程2200公里,完成了川藏线的骑行。

  “长途骑行一直是我的梦想,我在心中暗暗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每次长途骑行都要超越上一次。”秦甲超告诉记者。

  “从骑行尼泊尔有1100多公里,是每个骑友骑行的梦想。”今年6月10日,秦甲超相约漯河市的骑友“溪雨”和“土匪二当家”,从漯河乘火车抵达西藏后,正式开始了经喜马拉雅山通往尼泊尔的“骑行之旅”。“有了前几次的长途骑行,积累了长途骑行的经验,也提振了我长途跋涉的信心。”秦甲超说。

  6月27日,秦甲超一行三人从岗噶镇前往樟木途中,要翻越一座海拔5000多米高的山口。由于天冷、坡陡又遇逆风,他们晚10时才到达通拉山垭口。秦甲超说,当时三人都冻得难以忍受,就在陷入绝望时,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顶帐篷。

  “藏胞兄弟真是太善良,太淳朴了。”秦甲超说,由于语言不通,他们三人连说带比划,终于向帐篷的主人普松说明了来意。“他们给我们倒酥油茶喝,做风干羊肉面条吃。”一顶小帐篷内,仅放下两张单人床,平时只能容纳普松和他哥哥两人住,现在突然又多了三个人怎么住?“后来普松的举动让我掉泪,他和哥哥拿着垫子和羊皮筒子,到帐篷外面去睡,而让我们睡在帐篷里。”当时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口,夜里风大,非常寒冷。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秦甲超眼圈红了起来,几颗泪珠顺腮而流。

  经过14天骑车行程1100多公里,秦甲超一行三人从樟木口岸出境,于6月30日中午,顺利到达尼泊尔国首都——加德满都。当秦甲超在异国首都挥舞着五星红旗时,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秦甲超三人在尼泊尔国逗留一周时间。因同行的两位骑友家中有事,临时返回漯河。秦甲超自己则从7月7日开始,踏上了“天路骑行”。秦甲超告诉记者,人们习惯称新疆至西藏的那条线为“新藏线”,而他此次倒行此线,从西藏拉孜出发,终点是新疆。

  新藏线条线路中海拔最高,路况最差的线公里。按照生物学家的说法,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方被称为“生命禁区”。而在新藏线座,被称为“铺在天上的公路”。

  “骑行中脑袋晕乎乎的,胃里也很难受,脚下像踩了棉花。”秦甲超回忆说,“7月21日,我开始独闯无人区。”

  7月28日上午的路程,路况奇差,又遇到水毁路,秦甲超被困了两个小时,在一辆军车的帮助下才渡水而过。当天下午则更为惊险,在翻越黑卡达板时,秦甲超又遭遇到。“我在雨中浑身发抖,只能一步一步往前推,停下来就是等死。”秦甲超说,他快要崩溃时,看到远处停着一辆油罐车,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他用尽全身力气把车子推到油罐车处,最终获得司机的救助,并在驾驶室里过了一辈子最温暖的一夜。

  7月31日,秦甲超终于到达了新藏公路叶城219国道0公里起点。从7月7日开始,他用25天时间完成了“天路骑行”。

  没有停歇,秦甲超继续前行,他的下一个目的地是——乌鲁木齐。一路上,他将面临更大的挑战,穿越号称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沙漠,翻越天山一号冰川胜利大板……

  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后,秦甲超明显感觉身体不适,沙漠里温度高,又遇到了风沙,车胎漏气。绝望中的秦甲超幸运地遇到了一个勘探石油的车队,车队里的伙夫刚好是漯河老乡,让他上车进行了休整。

  随后,秦甲超继续赶路。8月13日,秦甲超终于到了乌鲁木齐市,8月17日,秦甲超返回漯河,外出历时68天,行程近万里。

  说起今后的打算,秦甲超兴奋地告诉记者,如果身体允许,他的梦想是——骑着自行车,尽览祖国各处风景。线索提供康先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