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莉莉自杀之谜(图)

  3月12日清晨,永安大湖镇坑源村,一个名叫莉莉(化名)的16岁女孩喝下一瓶剧毒农药死去。看到的人说,莉莉死得很痛苦,在镇卫生所抢救时,她的双脚一直用力蹬到失去知觉。

  莉莉是个养女,是在3个月大时被抱养的,今年在大湖镇一所中学念初二。自杀前没有征兆:她对老师和同学表示过考高中的决心;学习成绩在短时间里有明显的进步;甚至在自杀前一天下午离开学校时还有说有笑。

  莉莉的养母没有告诉记者她为什么要自杀,只是不断地强调“不是我逼死她的”。

  坑源村许多人说,莉莉的养母经常骂她,比如“鸡婆”、“妖精”,不久前,还传出莉莉偷了家里500元钱的消息,事后,其养母又称“没偷这笔钱”。但村里人说,莉莉是在养母的骂声中长大的,怎么会因为被骂而自杀呢?

  在进入莉莉家的那一刻,记者发现再没有比“消失了”更贴切的描述了———莉莉的确像是根本没在这里生活过。

  3月17日,莉莉死后的第5天,她那在坑源村村道边小山坡上的家,院子门口依旧贴着大红楹联;堂屋里,除了大红春联外,还有“福”字和年画。看不到遗像,也看不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在堂屋案台的一角,记者找到莉莉的骨灰坛,上面没有名字没有照片,小坛子放在红对联的下面,不仔细看根本找不着。

  莉莉住过的房间空荡荡的,她的家人把所有属于她的东西付之一炬:衣物、床单、被子、小床,以及莉莉的作业本、周记本和笔记。

  记者向莉莉家人要照片,结果,在两本厚厚的相册中,就是翻不出一张她的照片。家人一边翻找一边回忆说,“照片没烧,记得应该会有一张的……”

  莉莉活了16岁,但我们不知道这“16岁”指的是实际年龄还是农村人常用的“虚岁”,她的养母想不起来莉莉到底是属蛇还是属马。

  在“消失”前,莉莉让全村人都“关注”了一回:自杀当天,她的尸体在村里小十字路口边、垃圾堆边上的小棚子里停放了一夜,无人为她守夜;次日,莉莉的家人匆匆将她火化。莉莉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一小坛骨灰,和一个谜团:“为什么要自杀?”

  3月11日,周五,下午4时30分放学时,莉莉和同学们一起走出校门,同学说她“心情很好,有说有笑的”。养母也说,莉莉回家时心情还很好,帮家里砍了猪菜后,还在院门口与邻居的小孩聊天。

  吃过晚饭后,莉莉就出门了,当天晚上没有回家。养母说,多年来莉莉经常夜不归宿,家里人早就习惯了,也从没有问过她到底去了哪里。

  莉莉的朋友文文(化名)说,那天莉莉去找她,但没找着,就留下了一张纸条。文文回忆说,“纸条是爷爷首先看到的,他弄丢了,转述给我,内容的第一句是‘我妈妈经常骂我’,后面的内容记不清,大都是围绕着被骂的内容展开。”

  在外面过了一夜后回家,莉莉一进门就被养母骂,养母回忆说,她骂莉莉“一个女孩,怎么能随便到外边过夜”。之后,莉莉回到房间并锁上了门,半小时后,家人发现她喝了农药,并开始呕吐,之后,送到卫生院抢救无效而死。

  村里人说,那天养母骂得很凶,“整个坑源村都听得到”,在莉莉喝下农药后,养母还骂“你要死到外头去死,别死在家里”。但养母否认了这一切,她坚持说,对于莉莉自杀,“家里完全不知是为什么”。

  莉莉自杀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到底去哪里过夜?平时她又是在哪里过夜?这是一段空白。

  班主任首先想到的是心理问题,他说:“莉莉虽然不会主动找老师说话,但老师去家访时很热情,还会带着老师到其他同学家里。”

  村里人的记忆中,莉莉是一个很能干活的人,十一岁时就可以背上百来斤重的谷子到坪子上去晒,每天早上很早起床,砍猪菜,洗家里所有人的衣服,有时还能帮忙做早饭。

  同学们说,如果不是家务过于繁重,莉莉的成绩完全可以更上一层,成为班上学习最好的学生。

  在一本语文书的尾页,莉莉留下一段学习计划:每周一则周记、每天一则新闻、每天10个单词……老师们证实,这完全是莉莉个人的计划,因为老师从没有让学生每天去写一则新闻。

  此外,一般同学对她的印象是:没什么话,比较文静,没什么好让老师批评的。比较好的朋友则说,她“经常被养母侮辱”,常常会不声不响地到外头去住。

  记者在莉莉家采访时,她的养母、爷爷、奶奶都表示,莉莉常常“不听话”,常做一些“坏事”。

  养母直接说出的“坏事”是指偷窃。她说,上学期时,莉莉拿了家里50元钱。这一点,莉莉的同学给予了证实。这位同学说,当时班上其他同学都订了学习用的报纸,而莉莉家里不肯给这笔钱,莉莉就偷偷拿了。莉莉确实很需要钱,家里并不是很支持她读书,要不是她的二哥常常给她买文具,莉莉可能连正常的学习都维持不下去。这位同学说,莉莉这次偷钱,全村上下都知道。

  今年春节前,家里又有500元不知到哪去了,“莉莉偷钱”的消息再次传遍全村。但是昨日,记者得到确认,这500元莉莉并没有拿。

  另一件“坏事”,是莉莉常常不在家过夜。养母常骂她“鸡婆”或“妖精”。对于“鸡婆”一词在当地的含义,一位老太太不好意思回答,只是摇着头说“就是那坏事,就是那见不得人的事”,而莉莉的同龄人则说,网上见多了,就是“三陪女”之类的。

  莉莉到底去哪里过夜,其养母和同学都坚称“不清楚”,同学们,包括她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察觉莉莉有早恋迹象,也没有人能说清莉莉许多夜晚的去处。

  一位知情人说,莉莉到底去哪里过夜,她的养母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她只是不肯说”,知情人同时表示,养母对这个孩子太没有感情了,让孩子干太多重活,总想着早早地把莉莉送到超市里去做工,而不是让她继续读书。

  莉莉的自杀令整个学校震惊,班上一些男同学说看到莉莉的尸体“腿都快软了”。过去,同学们夜自修常常要忙到9点过后,但自从莉莉死后,所有的同学在晚8点前都走得精光。

  学校的老师每天都要给学生做思想工作,讲解无鬼神和唯物论,老师们说“这件事带来的压力很大”。

  3月21日,莉莉所在的班级开展了一场名为“珍爱生命”的主题班会。班主任说:我们开这个班会,怀念这位离去的同学,怀念也能让同学们驱走恐惧。此外,我们还想通过班会告诉学生,如何保护自身的利益,不要让事情发展到极端……

  老师们还对记者说出了他们的担忧:“这个学校1000多号学生,而老师只有62名,老师们很难了解到每一个同学的新动向。”这所中学初二年段的年段长说。

  但我不能从心理角度去批评莉莉,“脆弱”或“心理素质差”之类的词汇不适用于她。人们提得最多的问题是:莉莉十几年都忍下来了,就不能再忍几年?说不定她就上了大学,或嫁了个好婆家?

  首先是学校里的反差。莉莉所在的学校不同于一般的乡镇中学,它拥有一批优秀教师、安装了多媒体教室,学生中,已有相当一部分与城市里的“独生宝贝”没有任何区别。同学们多半不会为文具、一套新教材、教师尝试新教学方式而产生的费用而担忧。

  而莉莉,每年的基本学费都交得勉勉强强,更不用说去订阅一系列同学们都已拥有的期刊了。

  偷钱使莉莉在家中的处境更糟,养母的言语间透露出怨恨学校间接导致了莉莉的偷钱行为。

  其次是因为莉莉常常夜不归宿,养母骂她是“鸡婆”,这在当地的风气中,是极度道德败坏的表现,大人们不愿启齿,小孩们则早早通过互联网读到相关信息,私下里议论。莉莉对此则保持了沉默,即使对于她最好的朋友。

  我们无法了解莉莉为什么在外过夜,但我们可以想象,莉莉在怎样的心理压力下生活。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