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旗与历史、文化和政治

  一战和二战后,亚非拉地区许多国家从殖民体系中解放出来纷纷建立民族国家,大大改变了世界的政治版图,也极大丰富了国旗的数量。

  因为亚非拉国家历史文化及其延续性和受殖民宗主国影响程度各不相同,国旗的设计样式也是大相径庭,难以归纳出像欧洲那样较为统一的设计。例如有的国旗与本国历史文化紧密联系,这散布在亚洲各地;西亚南亚北非等地因为文化宗教上的亲缘,则普遍用泛或泛阿拉伯色旗;撒哈拉以南非洲因为普遍受殖民主义的影响较深,国旗的设计也程度不同地宗主国影响;拉美地区因为摆脱宗主国时间跨度较大,所以在国旗的设计也充满多样性。

  亚洲诸国国旗中,有些与自身历史文化紧密结合而独具特色的,例如东亚的韩国、日本、蒙古、柬埔寨、文莱,南亚的印度、尼泊尔、不丹、斯里兰卡,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西亚的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塞浦路斯等。这些国旗多图案、符号、文字,塞浦路斯直接把国家的版图形状作为设计元素,而尼泊尔国旗则是世界上唯一的三角形状国旗。

  西亚南亚和北非许多国家,因为普遍信仰教或以阿拉伯民族为主体,逐渐形成了两类主要的国旗样式。一种是泛色旗,旗帜上多有新月和星星的符号。这种旗帜最早来源于奥斯曼帝国国旗。星和月应该是前土耳其部落神圣的象征,这一象征的来历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城市拜占庭和拜占庭帝国。星和月原本是希腊人的象征,它不仅用在拜占庭,而且是用在了整个希腊。拜占庭第一款有星和月的金币用于公元前4世纪。根据传说,这是使腓力二世(马其顿)的子民在公元前340年到339年免受攻击的月亮女神赫科特。在通过拜占庭帝国成为君士坦丁堡的标志的8世纪之前,星和月一直是希腊城邦拜占庭的象征,当奥斯曼帝国攻占君士坦丁堡后,二世获得了罗马皇帝头衔之后,星和月也就成为了奥斯曼帝国的象征。

  奥斯曼帝国解体后,土耳其延续其国旗图案。由于奥斯曼帝国在历史中不断扩张壮大,使得这些符号元素广泛流传于阿拉伯和北非地区,以及部分教为国教的国家。例如西亚的土耳其、阿塞拜疆,北非的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利比亚,西非毛里塔尼亚,还包括教为国教的马来西亚、巴基斯坦、马尔代夫、科摩罗等国。

  另一种旗帜类型是泛阿拉伯色旗,来源于1916年建立的汉志王国(现沙特阿拉伯的一部分)的国旗。该旗为汉志王国发动独立战争时所用,后来变为国旗。旗帜由红白黑绿四色组成。其中红色代表哈希姆家族、白色代表倭马亚王朝、黑色代表阿拔斯王朝、绿色代表法蒂玛王朝。这些颜色搭配的各种排列组合至今被相当多阿拉伯国家采用,例如阿富汗、伊拉克、伊朗、叙利亚、约旦、巴勒斯坦、科威特、阿联酋、阿曼、也门等。

  在非洲,英法两国曾是绝大部分地区的宗主国。在法属的西非和中非,诸国国旗普遍使用泛非洲色旗,这来源于埃塞俄比亚国旗。埃塞俄比亚历史悠久,且是极少没有被殖民化的非洲国家(二战短暂时期除外)。为了象征独立自主的精神,许多法属非洲的国家都采用这种绿黄红或变体的三色旗帜。例如乍得、喀麦隆、加蓬、刚果、塞内加尔、马里、布基纳法索、几内亚、几内亚比绍、塞拉利昂、科特迪瓦、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尔等。东非和南非主要是英属和其他帝国的殖民地,这些国家的国旗都各具特色,且使用复杂图案较多,如肯尼亚、乌干达、卢旺达、赞比亚、安哥拉、津巴布韦、马拉维、莫桑比克、斯威士兰、莱索托等。除此之外,非洲还把五角星作为国旗的一个重要符号。拥有五角星的非洲国旗目前有23个国家之多。因为革命的象征意义,五角星自然也就成为非洲摆脱殖民统治后诸国国旗中重要的符号。

  拉美地区的国旗样式同样复杂,但也有一些国家的设计较为相近,包括泛中美洲联邦色旗和米兰达三色旗。前者来源于中美洲联邦国旗,该国1823~1838年由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哥斯达黎加组成的联邦国家。各国退出联邦自治之后,这些国家的国旗至今仍具有相似性,以蓝-白-蓝的三条旗帜为载体,配上不同的图案。南美的阿根廷和乌拉圭的国旗也受到了一些影响。后者来源于19世纪初拉美独立战争中玻利瓦尔创建的大哥伦比亚共和国(1819-1831),旗帜使用黄蓝红横三条,黄色是西班牙,红色是南美洲,蓝色是海。解体之后,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等前成员国延续这一形式。

  从去年得奖后,莫言成了文坛上炙手可热的“大文豪”,他的著作到处热销,各种荣誉纷至沓来。”记者又问…

  5月15日上午,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警用装备及反恐技术装备展览会在北京展览馆开幕。以下是参展厂商展…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